古風聽竹
  博文地址:http://zjsxyc001.fyfz.cn/b/801077
  1月18日,雲南打工者楊九在廣東省東莞市厚街鎮一齣租屋內,揮刀砍向癱瘓的母親,而後用剃鬚刀片割腕自殺。所幸母子二人均無生命危險。東莞市第二市區檢察院經調查認定,犯罪嫌疑人楊九有犯罪中止、自首等行為,加之考慮到楊九隻身打零工照顧病母多年,4月3日,對其作出不予起訴決定。母子重逢,事件以一種溫暖的方式結尾。(據4月9日人民網)
  法可以容情,是因為母子二人均無生命危險。從局外人的角度,或許我們可以用大逆不道來譴責楊九,認為這種忤逆行徑實屬天理難容。然而,楊九想盡全力照顧母親,又沒有能力給母親過上好生活的動機不容懷疑。因而,楊九依然有機會當孝子,母親仍舊可以在孝心中度完餘生。
  楊九可以得到法律的寬容,乃因他是贍養癱瘓母親多年的孝子。帶著母親從雲南到廣東,白天出門打工掙錢,下班後回出租屋喂母親吃飯,除此以外沒有其他年輕人可以享受的業餘生活。當生活遭遇極度困頓的時候,為了不讓母親跟著自己一起受罪,先揮刀砍向癱瘓的母親,後用剃鬚刀片割腕自殺,他腦子裡不是只有罪惡,還有不堪承受之生存無奈。
  楊九並不喪心病狂,他曾經尊重生命、尊重人倫、敬畏法律,這可以從他揮刀砍向母親之前,對母親不離不棄的行為中得到印證。“我覺得有活兒乾就是最大的幫助,所以我很感謝我的老闆。”顯然,楊九並不痛恨“朱門酒肉臭”,也不想把包袱甩給社會,只想通過勤勞的雙手托起養家的希望。因此,這一事件純屬偶發的極端親情悲劇。
  養老是家庭責任,也是社會責任。“經歷了這一遭,就覺得要好好過日子了。我可能不適合這裡(廣東),我媽也是,我想帶母親回老家,覺得她也想回家了。”儘管社會可能忽視了楊九母子的存在,但楊九也沒有忘記自己的責任和義務。
  在這個時候,法律該體現人性溫情的一面,以致楊九們不會離現實社會越來越遠。  (原標題:法可以容情)
創作者介紹

新家裝潢

qj63qjhb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